在南科大的第三學期

616人浏览 / 0人评论

昨天睡得比较晚,今早一起来,发现自己感冒了。感冒是个神奇的东西,它让我那一贯繁重的理性思维暂时失效,思维变得感性起来。之前一直在研究算法,今天感觉手抓不住笔,在草稿纸上推演变成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所以我开始回忆过去的一个学期,准确来说,是两个学期。暑假没有写学期总结,因为我忙于集训队,一直高强度训练。高强度训练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我需要快速地从一些东西上解脱出来,忘记一些东西,就必须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个可以沉浸的东西上。

寒假我又参加了第二学年的集训,感觉和刚刚入队时已经不一样了。初学者往往认为ACM/ICPC难在代码,知道算法思想的前提下去实现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是现在的感觉是,如果我能知道思路,其实代码就是五分钟的事。ACM难在思想,如何抽象问题,如何建立模型解决问题,如何设计和优化算法。即使写代码遇到问题,也多半是因为对于问题的算法没有透彻的了解。打了一年ACM比赛,虽然水平还是一如既往地低,但是至少还是有所不同的。做题的时候,我可以把注意力集中于一点,不停地深入研究,这种感觉是奇妙的。

这个学期,是我过得比较舒适的一个学期。课程基本上都能胜任,唯一不行的就是体育。当初选择排球,本以为可以轻松一些,可是最后我每天练习,期末也只有72分(C-)。运动真是一个大难题呀。专业课四门,我有两门92分(A-),另外两门是94分(A),遗憾的是没有A+(97+)。这学期大多是计算机系的专业课了,让我对计算机系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说实话,有一些课非常喜欢,有一些课让我感到无趣。DSAA(数据结构与算法分析)是我最喜欢的一门课,里面有很多算法理论和证明知识,外加熟悉的OJ(Online Judge),学起来比较舒适。概率论与数理统计也是我喜欢的一门课,从零到一地建立一个概率论数学体系。相比之下,C/C++和数字逻辑就不是太喜欢了。数字逻辑本来是电子系的数字电路课程,讲的是硬件,然而我对于硬件一窍不通,也不是太感兴趣。C++课程给我的感觉是无聊,就是不断地说一些语法规则、各种奇怪的BUG。这个期末,我花了六天时间复习概率论与数理统计,从定义和公理入手证明每一个定理,虽然最后考得不好,但我觉得值得。C++我只复习了一天,虽然考了A-,但是觉得意义不大。

感觉编程语言是一种华而不实的东西,它很容易学,只要一通则百通。然而,学习的方法不应该是死记硬背语法规则,而应该是理解这个语言的底层究竟怎样,理解了语言的底层架构,就可以知道有些东西为什么是这样规定的、那样不可以。相较于语法,我更喜欢算法。一门语言很有可能二十年后就没有人用了,但是算法是永生不灭的。我可能更加偏向于理论而非实践,偏向于科学而非工程。现在程序员已经烂大街了,什么人都可以做,也不需要任何算法知识,只要掌握语言就足够,然而这样的人随时都有被淘汰的危险。工程师、架构师却是稀缺的人才,他们必须从宏观层面上确保一个系统的功能无损性。下学期我选了《线性代数2》,这是一门数学系课程,也不能认证计算机系学分。但是我还是要学,我想走一遍“线代2——抽象代数、数论——图论”专线,把知识的体系建立起来。

这学期我有时候特别暴躁,这是我刚入学时不曾有过的情况,有时候说出来的话特别偏激。其实我不是故意这么偏激,是真的很累。我还记得我们彻夜赶数字逻辑Project时,每天晚上在机房待到两点,那个时候是真的累,可一回寝室就看到邮箱里又多了行政的不合理决策,这个时候内心是很崩溃的。我应该为我的崩溃道歉,对不起,我不该使用这么极端的方式。但是,我不接受另外一些批评,比如“行政人员也是很累的,你说这样的话就是不体谅他们”。我不是不会体谅、不会感恩,我知道做行政的老师是多么的辛苦,但行政是为学术服务的行政。一个学校没有老师和学生,那么这个学校就不存在。行政人员为什么不可以做一些合理的、程序正当的决策,让老师和同学专心于学术?有人说我“一味反对而不提建设性意见”,我是学生,我搞的是学术而不是行政。如果专注于行政的人都不能够提出让我们觉得合理的方案或者向学生和教授征集意见,而让我这个搞学术的学生提“建设性意见”,那么行政人员就没有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只有合理的、民主的行政之下,教授和同学们才可以专心科研。另外一个奇怪的现象是每逢大事都是要期末考试的时间,行政人员似乎需要“政绩”,在学生考试没有时间反对的时候大搞独裁。记得美国华莱士对某总书记说过一段话:“If you walk like a duck and crock like a duck, then you are a duck.”这段话是讲Dictatorship的,如果在种种行为上均为独裁表现,那就是了。

这学期去南京打了一次ICPC区域赛,发挥得挺好,捡到了一块铜牌。感谢我的队友和我一起奋战,感谢老师和学长的教诲,感谢父母的关爱。最重要的,我第一次在生日时收到了远方的礼物,第一次写了一封用途传统的信。它让我感到温暖,至少,我没有被所有人遗忘,不是吗?

最后,我要感谢树德活动室的晨光,那里就是我除了宿舍以外的庇荫。我在那里度过了许许多多阳光明媚的清晨和大雨滂沱的深夜。每当阳光照过来的时候,我看到窗外的湖水波光粼粼,湖边的芦苇随风飘荡。有人弹起树德活动室的电钢琴,整个房间都沉浸在音乐里,木质的家具给所有东西嵌上一层淡黄色的温馨。树德活动室对于我的意义是其他人无法体会的,我珍惜在那里的一分一秒。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