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交织的时空(一、二)

557人浏览 / 0人评论

无可交织的时空(一、二)

在遇到她之前,洛慕的心是一潭死水。现在,他心已经不再是死水,而是死灰了。

在遇到她之前,洛慕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他用他的理性俯视着周围的一切。他有很好的自制力,总是做最有利于自己的打算,并且一旦做出决定,就会坚决执行。所以,他在别人眼里是个优秀的人,优秀得有些不近人情。

在遇到她之前,洛慕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不同的时空,它们彼此交错,但是转瞬即分道扬镳。唯一交叠的,只是一周一天的短暂时光。

在遇到她之前,洛慕的生活不是现在这样——在每一个宁静的清晨逃离寝室,等到夜深人静,他才再次在宿舍楼下出现。朋友常说,好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了,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

他并没有走,只是不想出现了。他不愿相信任何东西了,只是每天机械地做着该做的事情。他不敢闲下来,因为一旦无事可做,他就不可避免地陷入回忆的漩涡,让那些尘封的往事一次又一次折磨他那伤痕累累的内心。

也许,忘记是最好的事情吧。但那又如何忘记呢?洛慕害怕睡觉,因为他睡觉之前早已平复的心,会在醒来是再次滴血。睡眠让他放松警惕,让他内心深处的脆弱彻底暴露在他的面前。

她,就是紫雨。如果让他重新选一次,他还是会选择遇见她。也许他是对的,人生苦短,有时候酣畅淋漓地醉一场,会比一直单调地活着好得多。

(一)

那就让我们回到洛慕遇见紫雨之前的时光吧,他们的故事到底是怎样的开始的呢?

此时的洛慕,是一个刚进入大学的大一学生。时值冬末春初,洛慕经过一学期的生活,已经失去对大学的新鲜感。他不再追逐大学里那些形形色色的社团,也不去幻想有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他只想学习,拼命地学习。他对他向往的专业有一种执着的热爱,于是,他把学习当做是一种娱乐。大一寒假,他回了家,但他的作息依然没有变,做的事情也没有变化。他不对其他东西有什么好奇,也不认为,生活中还有什么值得他追求的东西。

只是,有时候,他会感觉疲惫,那是一种整天坐在电脑前,关在钢筋混凝土的屋内产生的厌倦。厌倦感有时十分强烈,让他喘不过气来。

终于在三月中旬的一个星期四的傍晚,洛慕走出了狭小的寝室,在被落日余晖染红的校园里漫无目的地踱步。耳边传来鸟的鸣叫,那叫声有些凌乱,但很和谐。湖边的水映着天上的晚霞,在小桥边流入一条小溪,小溪里水声淙淙。溪边的桃花已经快要凋谢,在风中不断飘下几片红絮,落在小溪里,随着溪水流向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洛慕心情十分畅快,他觉得一身轻松。在这里,所有非自然的东西暂时不存在,他都可以把它们丢在一边,唯独存在的,是他,和这幽静的风景。

他向溪边一条鲜有人涉足的小路上走去,想进远离人烟,走到树林的深处去。这时,他感到背后有人拍了一下,转过身,看见好朋友向阳抱着篮球向他微笑:“洛慕,在干嘛呢?一个人挺闷的吧,过来和我们一起打球吧。”洛慕看了看向阳,尴尬地笑了笑:“不了,我还有事情要做,下次吧。”“就知道你事多,那你去忙吧,下次一起吃饭啊。”向阳说完就拍着篮球跑向另一个方向。

向阳是一个很开朗的人,在校学生会任职,喜欢各种社交。他的性格与洛慕迥然不同,但却是洛慕最好的朋友。他们无话不谈,住在相邻的寝室,平时经常一起出门娱乐。他们快乐时一起分享,难过时也互相倾诉、互相安慰。他们是很好的兄弟。

洛慕现在不想打球,只是因为他希望安静地享受自然的静谧。于是,他继续向那条小路走过去。洛慕隐隐约约地感觉,小路的那头,有更加美丽的风景等着他。

渐渐走向树林的深处,低沉的哭泣声隐隐传来,那声音清澈、平缓,透着一种难以抹去的哀伤。洛慕加快了脚步,在小路的尽头,看见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女生坐在花坛边。

这是洛慕和紫雨的第一次相遇,很难想象,会是以这样的方式。

洛慕被眼前的景象弄得不知所措,只能呆呆地站在花坛的不远处,看着这个流泪的女生。他不知道是应该上去安慰还是转身离开。

“你怎么又回来了?!”那个女生突然说话,把洛慕吓了一跳。

“你说……什么?”洛慕语无伦次,心想,我可是从没见过她呀。

那女生止住哭泣,伸手擦了擦连上的泪珠,仔细地盯着洛慕看。洛慕被她看得很不自然,只好避开她的目光,看向别处。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那女生轻轻地说。

洛慕这才看向她,仔细打量了一眼。只见她身着白色衬衫和牛仔裤,满头长发自然地披散在耳边,眉目间透着清新脱俗的美丽。眼睛虽然红红的,但别有韵味,似含着露水。她双手抱着腿坐在花坛边的石台上,给人一种柔弱的感觉。

洛慕看了半晌,最终开口说道:“你一个人在这儿哭,有什么伤心的事吗?可以和我说说吗?”那女生一言不发地低下头去,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没什么,我的私事。我一个人静静就行。”

洛慕走到她旁边,也在花坛边的石台上坐了下来。他被自己的动作吓了一跳,心里乱成一团: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明明说她想一个人静静,可我为什么还会坐在她旁边?洛慕想要起身离去,但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

“没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你要清楚。有时候,一个人过于关注一件事,就会错失许多身边的美丽。就好像现在,这里的风景多么幽静,夕阳、落花、树木、鸟鸣,仿佛让我来到另一个世界。然而这一切,你都没有注意到呢。”洛慕幽幽地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

她静静地听着,抬起头,环顾四周,又呆呆地望向他。洛慕没有看她,他只是盯着面前的一棵树出神。

“我知道你说的意思,但那是因为你的心中什么都没有。没有烦恼,没有回忆。所以,你看到的东西是那么洁净。我不同,你说的美我没有心情欣赏,因为我现在很痛苦。”她小声地说,像是对洛慕,也像对她自己。

“人要一直向前看,永远相信明天是美好的一天。毕竟,一切皆流,没有人可以再回头了。”洛慕依旧看着那棵树,说话的语气带着一丝温暖的味道。

她停止了哭泣,沉默许久,变得安静。

“你看,安静地坐在这里多好。你有什么伤心事,可以和我说说吗?”洛慕说。

“不行。”

……

他们竟然这样聊开了。从后面的谈话中,他才得知,她叫紫雨,也是大一的学生。不论他们聊什么,紫雨总是对自己哭泣的原因避而不提,洛慕也没有追问。就这样,不知不觉,天完全黑了下去,树林的小径边亮起了昏暗的路灯。月亮升至中天,花坛中的叶子上凝起了晶莹的露珠。

他们沉默了一阵了,紫雨看了看时间,轻轻说道:“时间不早了,是时候回去了。无论如何,谢谢你的安慰和开导。我每天都在这里的。”她脸上泛起一丝微笑。

洛慕和紫雨并肩走在了回去的小径上。

……

回到寝室,洛慕立刻受到了室友的诘问,他失踪了一个晚上,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洛慕辩称自己是出去学习了,可是没有人相信,因为他的书包还放在自己的桌上。

(二)

洛慕的失常,是从第二天开始的。他清晨醒来就无精打采,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室友们都看出了他的变化,问他是否生病了,但他都予以否认。洛慕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他习惯性地认为自己没事,强迫自己进入一天忙碌的学习中。还好这天是周五,洛慕的课不算太多。

终于到了星期五的傍晚,洛慕疲惫地回到寝室。他默默地站在室外的阳台上,对着楼边的山林发呆。“洛慕!”身后传来一声轻快的呼唤,他转过身,看见向阳笑嘻嘻地看着他。“今晚团委那边放电影,我们一块去吧。”向阳笑着说。平常这个时候,洛慕真的会去,这是辛苦一周来仅有的放松,但是今天,他却莫名其妙地没有心情。“我就不去了吧,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洛慕说。向阳走过来,仔细看他的脸色:“你没事吧,是不是生病了?”洛慕连忙解释:“我没事,可能是太累了,休息休息就行。”向阳又关心地问了几句,见他没事,就匆匆离去。

洛慕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此时的他精神状态很不正常,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他回想起昨夜紫雨临别时说过的那句话“我每天都在这里的”,忽然,他情不自禁地向外走去。

小溪的水依然缓缓地、静静地流淌,水畔的花还是如昨天一样,随风飘落。夕阳依旧染红西方的天际,给大地上的一切披上一层红衣。洛慕没有驻足欣赏,他步履匆匆,径直向那条溪边的小路走去。

小路上一如既往地安静,洛慕凝神细听,除了鸟鸣和虫鸣之外,什么声音也没有。小路的尽头,洛慕向那个花坛望去,一阵莫名的失望涌上心头。花坛边空空如也,只有几片落下的绿叶。“我每天都在这里的。”洛慕耳边仿佛听到了这句话。然而,眼前的景象却似给了他当头一棒,把他拉回了现实。“也许只是她现在还没来吧。”洛慕心里想着。他在花坛边躺下,闭上双眼。

他渐渐进入梦乡,也许经过一天的忙碌,他太累了,而这个清幽的环境又卸下他身上一切沉重的包袱。总之,他一个人躺在花坛边睡着了。从黄昏一直到路灯亮起,再到花叶上凝聚了露珠,小路上总是静悄悄的,只剩下夜莺在无尽的黑夜里鸣叫。

洛慕终于醒来,下意识地看向四周,一切还是睡前那样的安静,只有路灯发出昏暗的白光。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多了,他挣扎着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紫雨依旧没有出现,如果出现,她一定会叫醒他。洛慕心情低落,怔怔地站在花坛边出神。

他一个人走回了宿舍。因为是星期五,室友都还没有睡觉,他们正在讨论今晚团委放的电影。“洛慕,你去哪儿了?今天的电影你错过了真可惜。”洛慕没什么感觉,只是默默走去洗漱。

夜深了,洛慕一个人躺在床上,心里空空的。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也不想知道。一个人花费一个晚上去做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换在以前,他是不会这么做的,浪费时间是一种罪过,因为时间对他来说太珍贵了。

……

(连载中)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