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交织的时空(三、四)

500人浏览 / 2人评论

无可交织的时空(三、四)

(三)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洛慕处在茫然的状态中。有时候上课听着听着就会走神,写作业写着写着突然不知在写什么。每天傍晚,他都会走上那条杳无人迹的小路,坐在花坛边待上几个小时,什么事也不做。“洛慕哪去了?怎么总不见他?”身边的朋友发现了不对劲,但洛慕不顾他人的议论,依旧我行我素。

时间转眼又到了星期四的傍晚。

这天天空阴沉沉的,一改往日的晴朗。洛慕吃过晚饭,又只身一人走上了那条小路。西边的天空不再有夕阳西下的景象,鸟儿似乎也被沉闷的天气影响,不再发出清脆的鸣叫。花坛在树林的笼罩下显得暗淡。

洛慕已经不抱希望了,他不认为紫雨还会再次出现。那次的相遇就像是一个梦境,梦醒无痕,再也找不到梦里的踪迹。也许,这里的风景才是他到来的唯一理由吧,至少洛慕是这么想的。他在花坛边坐下,依旧盯着那棵老树出神。

“洛慕——”他耳边传来一声娇滴滴的互换。洛慕转过身来,看见一个身穿紫色长裙的女孩站在小路的尽头看着他。洛慕不敢相信,他揉了揉眼睛。这回他才确定,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上周坐在这里哭泣的女孩——紫雨。此时的紫雨完全没有上周的忧郁气质,她微笑着看向洛慕,仿佛来赴一场期待已久的约定。

“紫雨,你来了。”洛慕见到她,原本茫然的心突然变得开心,像是久别后的重逢。

紫雨脸上依然泛着微笑,但一种淡淡的担忧若隐若现。

“你在这里等了多久?”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关切。

“一个星期,原本以为你会来。”洛慕淡淡地说。

“你为什么等这么久?是等我吗?”紫雨又问。

“这……其实,这里的风景很好,很幽静……”洛慕有些语无伦次了。

紫雨没有再说什么,她默默地走向花坛,坐在洛慕身旁。这时,原本阴暗的天空飘下丝丝细雨,雨滴打在他们身上,丝丝凉意扑面而来。

“走,我们去那边屋檐下避避雨。”紫雨不由分说,拉起洛慕的手向小路跑去。洛慕一时踉跄,险些跌倒,但很快跟上了紫雨的步伐。

雨越下越大,不到半分钟,豆大的雨点就如断线的珍珠一般落了下来。天完全黑了,在无边的雨夜里,紫雨和洛慕就这样拉在一起,奔跑在学校的大路上,频频引来路人的目光。

他们终于来到一处屋檐下,这是学校的医务中心,现在已经关门,但门没有锁,里面还亮着灯。他们走进去,在等候室的桌前坐下,大口大口地喘气。雨点噼里啪啦地敲打着窗子,洛慕看向窗外,一切树木花草都在雨水的冲刷下变得有些无力。

“为什么拉我来这里?”洛慕看向紫雨,满是好奇。

“因为这里安静,就像晴天的花坛,不会有人打扰到它的静谧。”紫雨站起,走到窗边,看着漫天的大雨。半晌,她回过头,借着屋内昏暗的灯光,注视洛慕:“我今天听到了一些你的情况,所以赶过去。听说你一个星期无精打采,每一个晚上都在那里度过。”

洛慕怔了怔,缓缓说道:“你说过,你每天都在那里……”说着又止住了,他感到有些难为情。紫雨面带忧虑,继续看着窗外的大雨:“那天我是说了这句话,但其实,我只有星期四才会在那里。”

“那你为什么说是每天呢?”洛慕疑惑不解。

紫雨没有回答,而是从窗前回到桌前坐下。过了一会,她才开口:“星期四,只是你们七天中最普通不过的一天,但对我来说,它就是我的全部生命。”

“全部生命?”洛慕更加不解了。

“是的,你相信吗?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时空,这些时空里分别有不同的人。绝大多数人生活在最大的连续时空里,在你们的时空,一个星期有七天。但是,还有一些人只能在七天中的一天出现,就像我。”

“七天中的一天?也就是说,过完星期一,还是星期一?”洛慕眼中透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是的,可以这样理解。就像我,我的时空在星期四,那么我每天醒来都是星期四。你相信吗?对你来说一个星期前的相见,对我来说就在昨天。我睡了一觉,然后又见到了你。”紫雨看着洛慕,表情严肃,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听到这样的说法,洛慕一时不敢相信。这与他原本的世界观相差太远了,如此神奇的事情,像极了科幻小说里的世界。但听紫雨的语气,好像她并不在说谎。也许,也许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事?可是,……

洛慕陷入了更深的沉思之中,直到紫雨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洛慕,你怎么了?还好吧?”洛慕抬起头,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对周围的世界有些陌生。

“我还是不敢相信你的话。”洛慕幽幽地说。紫雨笑了笑,丝毫没有半点苦恼的样子:“你不敢相信,说明你听进去了,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我不强求你相信,因为任何人听到这番话大概都不会相信的。你能听我说,我就已经很感动了。请不要把我说的话告诉别人,好吗?”

洛慕也向她笑了笑,让她放心,他绝对不会说出去。

他们开始聊一些轻松的话题,从学习聊到电影,再从电影聊到小吃、音乐等等。时光转瞬即逝,窗外的雨也渐渐停了下来。

紫雨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离午夜十二点很近。她脸上又浮现出忧郁的神情,低声对洛慕说:“洛慕,我要走了,我们的时空马上就要分道扬镳,过了十二点,我就会消失在你的时空里。不过你放心,下个星期四,我们又会相见在这个交错的时空里。对于我来说,那就是明天的事。”

洛慕眼里闪过一丝不舍,他说:“如果真的要到下个星期四,那我还是在花坛边等你。”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他们并肩走出幽暗的等候室,远处传来了午夜零点的钟声。

就在洛慕回头的瞬间,周围俨然不见了紫雨的身影。“紫雨——紫雨——”洛慕连喊了几声,可是四周一片寂静。

夜晚的风吹在洛慕的脸上,雨后万物格外清新,空气中有潮湿的气味飘来。洛慕拍了一下自己,确定自己没有做梦,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但刚刚发生的一切又多像一场梦呀,是、那么虚幻,那么缥缈,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四)

此后的一周,洛慕仿佛丢了魂一样。

有时候一个人在路上走着,他会突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望一望四周,才发现自己走过想去的地方。有时,洛慕甚至听不见朋友喊他的名字,往往直到被从背后拍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有时候忘记吃饭,忘记上课,终日坐在书桌前,目光呆滞。

他对他所经历的一切感到深深的不可思议,他不相信自己出现了幻觉,又对不同时空的交错之说感到荒诞。不论如何,这些都极大程度上冲击了他那原本完整的世界观。

时间又一次到达了星期四。

洛慕在紧张和期待中度过了一个漫长的白天,他知道,今天又将是与紫雨相见的日子。现在,他已经不知不觉相信了紫雨的话。

那个黄昏,天空中万里无云,夕阳发出血一样的光染红西方天际。洛慕早早来到了那个寂寞小路尽头的花坛边,他看着暗红的天空,心情很舒畅。因为早已和紫雨有了约定,他相信她一定会来。

“洛慕。”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洛慕转身,只见紫雨身着淡黄色衬衫和白裤,俏生生地站在小路上。“你来得好早啊!”紫雨笑着说,声如银铃。

“我其实才来,刚刚看了一会风景,你就来了。”洛慕有些害羞,他把目光从紫雨身上移开。

紫雨也不再多说什么,她走到洛慕身旁坐下。“你今天的衣服好漂亮。”洛慕的脸有些红晕。紫雨抿嘴一笑,对洛慕嗔道:“那你为什么每天都穿相同的衣服呢?”洛慕尴尬地笑了:“我从来不关心自己穿什么衣服,因为没有人会注意我。”

紫雨收起笑容,侧过头看向洛慕:“又听说你又萎靡不振了一周,看来我不该在你面前消失……”洛慕听了,心里不是滋味,他缓缓说道:“你不必自责,我心甘情愿这样。有一些事情,知道总比不知道要好,知道你说得是真的,知道世界原来这么奇妙,这就够了。如果一直蒙在鼓里,永远只知道属于自己的世界,那生命是多么没有意义。”说完,他脸上浮现出认真的深情。

“也许是吧。”紫雨低声说,她话锋一转,“说了这么久,我都感觉有些饿了,我还没有吃晚饭呢。”她一脸撒娇地盯着洛慕。

“我也没吃,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吧。学校门口有一个沙县小吃听说很好。”洛慕说。

“好啊,那我们马上去。”紫雨高兴地站起,拉着洛慕向小径走去。

他们并肩走在校园的小道上,引来很多同学的目光。大家都惊诧,学校怎么还有这么漂亮的女生,他们好像从未见过。他们走着走着,就听到前面传来向阳的声音:“洛慕——”洛慕看去,见向阳和另外几个朋友迎面走来。他们向洛慕挥手,洛慕也向他们挥挥手,又点了点头。向阳微笑地看着紫雨,眼神里有一丝惊讶,但他们没有再说一句话,就与洛慕和紫雨擦肩而过。

天渐渐黑了,夜晚的校园空气清新。洛慕和紫雨站在校门口,看着门外川流不息的现代都市景象。霓虹灯闪烁着绚烂却诡异的光芒,马路上车来车往。街边,一家家店铺迎来了夜晚客流高峰期,饭店里更是人头攒动、灯红酒绿。远处传来节奏感十足的音乐声。这里的感觉太不一样了,与小径花坛的清幽迥然不同,到处是充满虚浮的热闹。

走在这条喧闹的街上,更显出洛慕和紫雨两人的孤独。这是一种“遗世的孤独”,他们身边,没有高声谈笑的朋友,也没有殷勤接待的服务员。仅有的,是他们彼此,就这样手拉着手,走着,似乎一场永无终点的旅程。他们不属于这里,不属于灯红酒绿的都市,不属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们只是匆匆的过客,完全被排除在这喧嚣之外。

紫雨下意识地握紧了洛慕的手。

洛慕看着周边的人流,说道:“这就是大都市的繁华如梦呀,有时候,真的想要逃离现代文明,它太浮躁了。难道像这样的城市里真的没有一片安静的土地吗?”

紫雨也看了看周围的景象,反驳道:“怎么会没有?我们学校里的那条小路,还有很多其他的地方。当我们身处清幽之地,就可以忘了自己还在城市里,闪烁的霓虹和拥挤的人群对我们来说不存在。”紫雨的话让洛慕想起一句诗,“人道我居城市里,我疑身在万山中”,本来是写苏州园林的,但他一直认为其中的玄妙不止于此。

紫雨继续说:“我就知道,这座城市里有一个满是绿草和鲜花的公园,有很多人工作累了,就带着帐篷或者桌布,到那里安静地待上一天。那里没有喧闹,只有鸟儿的歌唱和蜜蜂的飞舞。”

“真的?我想去看看。”洛慕眼里满是向往。

“好啊,如果你愿意,下个星期四,我们下午见。”紫雨笑了,笑得很开心。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他们终于到达了沙县小吃店。

紫雨叫了一笼热腾腾的烧麦,洛慕则点了一份米冻皮。“你怎么吃这么少?”紫雨问洛慕。“我没什么食欲。”洛慕说。

这时,紫雨目光一沉,脸色变得很难看。洛慕忙问:“怎么了?”紫雨压低声音,凑在他耳边说:“刚刚进店的那个男生,我不想让他认出我。你坐过来一点,帮我挡一下。”

洛慕闻言,立刻向紫雨那边靠了靠。

但是耳边还是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紫雨,又见面了。”

洛慕抬起头,看见一个长相平平但头型帅气的男生站在他们桌前。那男生身着黑色短袖,神色中带着一种略带嘲讽的微笑,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哟,这才几天呀,又有新欢啦。看来你果然是个渣女。”那男生的声音阴阳怪气。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我已经说过了,我们没有半点瓜葛,日后相见,就是陌生人。”紫雨的语气冷若冰霜。

“是啊,我可以不管你,但你不可以再祸害其他人了。”那个男生的目光转向洛慕,“同学,你不要被她骗了,我告诉你,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渣女。”

洛慕怔住了,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只见洛慕伸出手,一把把紫雨抱在怀里,紫雨也主动把自己的头贴到洛慕胸口。做完这一切,洛慕冷冷地对那个男生说道说:“不管你怎么说,她都是个好女孩。我爱她,不允许任何人污蔑她。”

只见那个男生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但那种表情转瞬即逝。他一脸嫌弃地说:“好吧,你不相信我,那你就和她在一起吧。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她不是你想象的样子。”说完,他转身离去。

洛慕在他走后,愣了很久。紫雨一直躺在洛慕怀里,像是睡着了。此时的气氛凝固了,他们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

洛慕把紫雨从自己身上扶了起来,看见紫雨脸上满是泪花。她哭得梨花带雨,一如洛慕初见紫雨的情景,唯一不同的是,紫雨没有像上次一样在洛慕面前止住哭泣。

洛慕伸手,用袖子给紫雨擦了擦眼泪:“别哭了,既然事情已经结束,就不要去想了。”紫雨伸出双手抱紧洛慕,带着哭腔低声说道:“你说你爱我,是不是真的?”

洛慕被突如其来的质问惊得面容失色。

空气仿佛凝固了,只听见“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是真的,从看见你的那一天起。”洛慕说完,长舒了一口气,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他们手挽着手,走出了小吃店。时间不早了,那条街头的人流稀疏了很多。此时的城市,呈现出另一番奇异的景象:霓虹灯依然在亮,但曾伴随它响起的人流声却偃旗息鼓。略显空阔的街上,传来悠扬的音乐声。路上有时会传来汽车沙哑的鸣笛。此外,就只剩下昏黄的路灯和耳畔的风声。

他们俩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谁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最后,他们在路边一张寂寞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洛慕问:“我们在一起了吗?”紫雨说:“是的。”

洛慕似笑非笑:“我怎么感觉,一切都像在做梦?”紫雨淡淡地说:“我也是。”

“你和他,是,怎么分的?”洛慕轻轻地问,语气中满是犹豫,他多么害怕伤害她,给她伤痕累累的心又一次打击。

“我们输给了无尽的时间和无尽的空间。”紫雨说,语气中满是伤感,“我们的时空相差得太远了,准确地说,是我与你们。”

“当初的海誓山盟,到头来,全都败给了遥远的时空。”

“你说你从看见我的第一天起,就爱了。我何尝不是如此?那天,你坐在我的身边,我能感觉到你理解我,你和我向往同样的东西。但是,我真的怕……”

“别说了,”洛慕连忙打断,“就算时空再遥远,那也是你对于我的遥远,绝不是我对你的。你在七天中只出现在一天,那我就用剩下的六天准备与你的相见。你每天醒来,都会看见我,看见一个全新的我出现在你的面前。”洛慕说得很坚定,像是在发出至死不渝的誓言。

紫雨笑了,她笑得很甜蜜。她面向洛慕,张开双臂。“洛慕,抱紧我。”她说得很轻柔,像是祈求,又像是许愿。

他们紧紧相拥在一起了。街上变得出奇得寂静,昏暗的路灯像是许愿的蜡烛,发出暗淡但饱含希望的光。

“十二点的钟声马上就要敲响了,洛慕。答应我,别松手,你要一直抱着我,直到我消失。”紫雨把头埋在洛慕怀里,对着他的心口说道。

“好,我一定。六天以后,我们又会相见了,对你来说,那就是明天的事。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一起去那个开满鲜花的公园。到时候,我就在这条长椅上等你。”

“一言为定。”紫雨坚定地说。

洛慕闭上双眼,他感受到紫雨的身躯一点一点在他的怀抱里消失。他紧紧抱住紫雨,丝毫不敢松手,他多想把紫雨留在他自己的时空中啊。可是,紫雨的重量片刻之间就消失在无边的黑夜里,洛慕睁开双眼,长椅上只剩下他一个人。街上已经鲜有人迹,连来往匆匆的车辆也销声匿迹。

洛慕一个人走在街上,与街边的路灯为伴。学校里漆黑一片,宿舍楼也只剩下几处零星的灯火。那条白日里幽静的小溪,现在则显得阴森。夜风吹来,溪边有重重的残影。月光洒在溪水中,被打碎成稀稀落落的线条。

他回到寝室,室友还在高声讨论学习上的问题。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参与他们的讨论,而是直接躺在床上。洛慕有强烈的感觉,他并不属于这里。

……

(连载中)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