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交织的时空(五、六)

653人浏览 / 1人评论

无可交织的时空(五、六)

(五)

又是一个,没有紫雨的星期。时光在此时陷入蛮荒,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过这漫漫六天的。他一直把自己锁在室内,拼命地强迫自己写作业,然而,他无心做任何事,频繁地错过各种截止期限,挂掉一次又一次随堂测验。洛慕知道,自己的行为非常不对,但他无力改变。他曾让朋友们监督他学习,但朋友们很快感到无能为力。洛慕陷得太深了,他的理性告诉他,他不能这样,但此时,他的感性摧毁了他的理性,让他无可奈何。

周三的早上,洛慕的寝室外传来阵阵敲门声。洛慕迷蒙着双眼,打开门,只见向阳抱着篮球,笑盈盈地站在门外。“洛慕,看你萎靡不振快一星期了。今天早上没课吧,走,我们一起打篮球去。”洛慕似要推辞,但向阳不由分说,一把拉住洛慕就往外走。

清晨的阳光温和地照在大地上,也照在洛慕和向阳的身上。他们顶着晨风,向操场走去。一路上,他们很安静,仿佛认真听着周围树上的鸟鸣。

向阳首先说话了,他关切地问:“洛慕,你最近成天唉声叹气,到底怎么了?”

洛慕愣了片刻,叹了一口气:“最近,我可能要出大乱子了。”

向阳转头看向洛慕:“什么大乱子?说来我也可以帮你看看呀。”

洛慕摇摇头,沮丧地说:“唉,算了,不说了。”

向阳也没多问,他们已经到了球场。球场上已经聚集了一些人,他们很快完成了分组,开始对战。洛慕看着满场跑来跑去的人,脑海中眩晕一片,腿脚像灌了铅一样,行动迟缓。半个小时下来,洛慕连碰都没有碰过球一下。他有些苦恼,正走神间,只听向阳一声大喊:“洛慕——小心!”瞬间,洛慕感到了钻心的疼痛,篮球砸中了洛慕的后脑,洛慕只感到“嗡”的一声,就失去了知觉。

……

不知过了多久,洛慕睁开双眼,只感到面前天旋地转。他努力定了定神,看见自己坐在一张雪白的床上,屋里亮着白色的灯光。洛慕下意识地看向窗外,只见窗外一片漆黑,只有几盏路灯发出昏暗的光。耳边传来向阳的声音:“洛慕,你醒啦。”“这是哪?现在是几点了?”洛慕虚弱地问。“这是学校的医疗中心,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昨天早上你被篮球昏过去了,后来我们叫救护车把你送去了医院。确定了没事之后,你又被送回了学校。今天是星期四,现在快十一点了。”

“什么?星期四?”洛慕不由一惊,顾不得身体虚弱,掀起被子翻身下床,二话不说就向外面飞奔而去。向阳被他这一举动吓坏了,连忙大喊:“洛慕——洛慕——你去哪?”可是四下早已不见了洛慕的身影。

洛慕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速度,他的身体虚弱至极,但是跑起来依然似一阵风。他跑过空无一人的校园小道,来到小溪边。溪水依然静静地流,仿佛从未有人打扰它的静谧。晴朗的夜色泛起丝丝寒意,所有的一切披上一层白色的霜衣,在月光的映照下银光闪闪。草坪周围昏暗的树木十分幽静,灯光让一切都亦真亦幻。

洛慕跑到花坛边,感到莫名的失望,那里空无一人。

在哪?洛慕想起了上个星期他们临别时说过的话——“我就在这条长椅上等你。”他立即调转方向,向校门之外跑去。

霓虹灯闪烁的街边,冷冷清清。耳畔只剩偶尔经过的汽车呼啸。洛慕向路前进的方向望去,那条路就像一条通往神秘世界的隧道,一直延伸,直到消失在漆黑一片的天空里。

洛慕终于到达了那条约定的长椅。此时的长椅,空空如也,只有路灯发出的白光照在上面,在地上投出淡黑的阴影。洛慕实在体力不支了,他无力地瘫倒在长椅上,大口地喘息着。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竟然以这样的方式,错过了与紫雨的约定。

漫无目的地漫步在长街边,此时已经接近零点,他对紫雨的出现不抱希望。

他感到一阵强烈的晕眩,身体支撑不了自己的重量,摇摇欲坠。他晕头转向地走向街心,忽然听到一声刺耳的鸣笛,吓得跌倒在地上,随之腿上传来钻心的疼痛。

……

洛慕又晕了过去,他感到世上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冥冥中,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洛慕——洛慕——你是怎么了?不要吓我呀!”洛慕几经挣扎,终于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一张模糊的脸庞逐渐清晰了起来,是紫雨,真的是紫雨。只见紫雨的脸上满是泪花,面色苍白憔悴,恍惚中,有动人心魄的美丽。洛慕伸手,帮紫雨擦了擦眼泪,轻轻把她揽在怀里,柔声安慰道:“别哭了,别哭了。你看,我现在好好的,不是吗?”紫雨止住哭泣,双手捧起洛慕的脸颊:“你怎么这么傻?刚刚出院又疯跑,万一……”她顿住了,不敢说下去。洛慕无奈地笑了笑,也不回答,过了一会,才又幽幽地说:“我睡了一个星期吗?今天——是不是——星期四?”紫雨面转忧郁:“你只睡了一天,今天是星期五。我今天一醒,就发现时空出现了错乱,今天是星期五。我想,你等不到我,应该会很心急的。没想到,你出了这样的事。”紫雨说着,眼圈又红了起来。

“咳——咳——”几声清脆的咳嗽打破了周遭的静谧,洛慕这才开始注意所处的环境。他们此时正在医院的房间里,窗外已经漆黑一片,朦胧的路灯把树枝的影子映在窗台上,屋内的灯光很亮,整个病房里,只有洛慕的一张病床。向阳站在病房门口,正凝望着他们俩。

他们连忙松开了彼此接触的肢体。

“嗯,那个,我简单说几句吧。洛慕,你现在轻度骨折,伤势并不深,可是那天篮球的撞击让你的脑部出现了一些损伤,所以你感觉到眩晕,当时你迷迷糊糊走上车道,才被车撞了。刚刚我去问了医生,不要紧的,修养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了。”向阳用冷静又充满活力的声音说。

“谢谢你了,向阳。两次都是你在照顾我,我不真知道怎么报答你才好。”洛慕的话中充满愧疚。

“唉,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啊。我们多好的兄弟啊。行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你们继续聊。拜拜。”向阳向洛慕和紫雨挥了挥手,就转身走出门去。

屋内又剩下洛慕和紫雨两个人相对而坐,远处传来阵阵蛩鸣。

紫雨又拿起洛慕的手,放在自己怀里,她满脸忧郁地说:“洛慕,我真的好害怕,……”

“别说了,”洛慕打断她的话,语气中带着坚决“我在这里,好好的。而且我向你保证,不论你何时出现,出现在何处,我都会立刻赶过去与你相见,即使你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紫雨把头靠在洛慕肩上,低声说道:“最近,我的时空发生异常越来越频了。以前几年都不会有一次,可是现在,三个月内变化了两次。这就说明我们的时空相差得越来越远,我真怕有一天,我会彻底消失在你的时空里,像一颗耀眼的流星划过天际,然后,消失在无边的黑夜里。”

洛慕沉默了,他闭上双眼。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此时的他,在心中默念着一句话:“紫雨,如果那样的事情发生,你还会记得我吗?”

他们依偎了许久。紫雨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轻轻说道:“洛慕,我要走了。”说着,她离开洛慕的肩膀,缓缓起身。

“洛慕,如果有一天我彻底消失,你还会记得我吗?”紫雨背对洛慕,幽幽地问。

“紫雨,我不会让你消失的……”

“回答我呀。”紫雨声似娇嗔,回头看向洛慕。

“我……”洛慕怆然,顷刻之后转为坚定,“会的。”那话语像是穿越时空,来自另一个世界。

时钟走到了十二点整,紫雨的身影在一瞬间消失在床前。

“紫雨——紫雨——”洛慕伸手去抓,可是四周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洛慕泪如雨下,像是永远失去了什么。在说不清、道不明的时空中,谁又能保证,这不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

(六)

洛慕很快出院了,但是,他并没有立刻投入正常的生活之中。

他回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泡在图书馆里。他耐心地翻阅书架上每一本关于宇宙时空的书,希望找到时空交错的只言片语。可是,他看到的每一本书,无一例外,都没有这种现象的任何描述。洛慕迷茫了,不同的时空真的会存在吗?如果存在,为什么没有人在书中记载过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弹指一挥间,时间到了星期五。这天清早,洛慕醒来,看见窗外正下着滂沱大雨。大雨打在栏杆上,发出此起彼伏的噼啪声,整个校园沉浸在巨大的水雾里。洛慕坐在窗前,看着玻璃上不断飘下的水滴,怔怔出神。

他不抱希望地看了一眼手机,却被屏幕上的一条消息吸引了,那条消息的署名是“紫雨”。迫不及待地点开消息,洛慕看到一行字——“我在活动室等你”。

洛慕匆匆忙忙地飞奔而去,甚至忘了带上雨伞。

漫天的大雨中,猛烈的大风里,洛慕在路上飞奔,很快,他全身上下都湿透了。

洛慕在一扇门前停住脚步,看向门里,只见身着黄色衬衫的紫雨站在门口,一脸笑意。他们紧紧拥在一起,过了很久才松开。

“你冒这么大雨过来,怎么能不带伞?”紫雨抿嘴。

“我是多么害怕失去你。”洛慕笑了,“你是怎么来的?这么大的雨……”

紫雨犹豫了一下,怯生生地叹道:“我一醒来,就在这里。”她牵起洛慕的手,语气中夹着一丝哽咽:“洛慕,我的时空越来越诡异了。我真的害怕,如果有一天,我醒来,发现一个没有你的世界……”

洛慕呆呆地看着紫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些誓言早已说了千万次,但是当真正的时空把他们永久阻隔的时候,他知道,那些话语,将会是多么地苍白无力。

他们依偎着,坐在空无一人的活动室里。雨,落在窗前的花丛中,发出无力的声音。

“我好饿呀,一个早上没有吃东西。”紫雨撒娇似地说。

“你闭上眼睛,睡一会吧,睡着了,就不饿了。”洛慕似在开玩笑。

紫雨笑了,但她还是闭上了双眼,像是相信了洛慕的话。窗外雨声嘀嗒嘀嗒,像极了催眠曲,紫雨很快进入梦乡。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四下已见不到洛慕的影子。

哪去了?

她走到门边,只见大雨之中,远处,一个奔跑的身影逐渐清晰。是洛慕!洛慕手上提了一只盒子,向这里跑来。

“紫雨,你醒啦。”洛慕兴奋地说,“看我给你带了什么!”说着,他把盒子递给紫雨。

“蛋糕!”紫雨惊讶极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是你的生日。”洛慕认真地说,“祝你生日快乐!”

紫雨脸上泛起幸福的微笑,她笑得很甜蜜,像天上的仙女。

洛慕忍不住咳嗽了。紫雨面转忧郁,关切地看着洛慕:“你淋这么大的雨……”

“没事,我心甘情愿的。”洛慕尴尬地笑了。

……

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笑着在一起。

谁也不会想到,这是洛慕最后一次,见到他心目中的那个紫雨。

一切都太美好了,美好得像一场梦境。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倘若没有发现可以走的路,就不要惊醒他。

谁又能想象,梦醒之后,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

(连载中)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