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交织的时空(七、八)

614人浏览 / 1人评论

无可交织的时空(七、八)

(七)

洛慕已经连续好几个星期没有见到紫雨了。

他拼命地寻找她,不断地给她发消息,但是电波似乎沉入深深的海底,没有丝毫回音。

洛慕彻底疯了,虽然他无声无息。

他像是进入了自己的世界,对外界的所有都失去兴趣。

真的见不到她了吗?洛慕感到万箭穿心般的痛苦。他不愿意相信,他们的时空,真的失之交臂。

终于,在一个周末的清晨,洛慕独自离开了校园。

他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情不自禁地向前走,沿途的风景、过往的行人,在他看来似乎并不存在。他感到自己并不属于这个时空,周围的一切,好陌生。

远处传来阵阵钟声,隐约间,缥缈的梵音飞进洛慕的耳朵。

是寺庙吗?

洛慕加快了脚步,想一探究竟。

远远看见两扇破旧的木门,木门大开,上方有一块牌匾,但匾上的字却被风化得看不清了。

洛慕走进寺门,见到一个卖香火的僧人正静静地坐在门边的椅子上,闭目养神。

门内的景象别有一番天地,一座古朴的大殿出现在眼前,大殿的砖瓦是绿色的,殿前立了几扇古色古香的屏风。大殿之中,隐约看见三两个和尚正背对着殿门,念着经文,那声音平静、安详,使洛慕那茫然的心变得恬淡起来。

洛慕在那里站了很久了,大殿中的梵音渐渐消失。

“施主,您在这里驻足许久,足见耐心非常人能及啊。”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和尚出现在洛慕面前,只见他一身袈裟,须发皆白。

洛慕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我看施主眼中似有无限的疑惑,无妨无妨,你随我来喝一杯茶吧。”

说罢,老和尚领着洛慕来到后院的一间茶室中,为洛慕沏了一杯淡茶,随后拿起笤帚,开始扫地。

洛慕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老僧扫地的动作。一个恍惚间,老僧连同他手中的笤帚,一齐消失了。洛慕慌忙站了起来,疾步走到刚刚老僧消失的位置,可那里却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大师——大师——”洛慕激动地喊,他环顾四周,见屋内陈设,并无异常之处。

一阵爽朗的笑声从洛慕身后传来,洛慕连忙转身,只见老僧正坐在洛慕刚刚坐的位置上,朝他微笑。

洛慕如获至宝,跑到老僧面前,兴奋地问道:“大师,您是不是,知道时空交错的秘密?”

老僧缓缓摇头,脸上依然挂着笑意:“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这……怎么可能?”洛慕脸上浮现出一丝失望,“那您刚刚怎么在我眼前消失了?”

老僧笑了笑,慢悠悠地抿了一口茶:“其实我刚刚并没有消失,你看到我消失了,是因为你心乱了。”

“心乱了?”

“是的,心乱。只有心静,才能心安,才能看出世间一切真相。时间,是飞速流转的东西。一切皆流,想要在流动的光阴中捕捉时间的残影,只有自己静下来。”

老僧顿了顿,又缓缓说道:“施主,老衲已经看出,你长期被一种东西蛊惑,所以看到的东西,有时候未必是世间的真相,你看到的,只是心相罢了。”

洛慕听得不甚明白,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被什么东西蛊惑了。

老僧将杯中之茶一饮而尽,又说:“其实,我年轻的时候也曾遇到过一些事情,当时,我以为自己什么都清楚,可是到头来,不过是蒙在鼓里,不知所以。”老僧面部微微颤抖,好像陷入了无边的回忆之中。洛慕有强烈的感觉,这位老僧,似乎心中还装着放不下的事情,并未脱俗。

洛慕急切地说道:“大师,您说的话,我不太明白。就比如刚才,您明明是在扫地,可是为何我再次看到您的时候,您就坐在了这把椅子上呢?”

老僧缓缓从椅上站了起来:“刚才,我一直就待在这屋里,听见你突然大喊大叫,我就把笤帚放下,走到你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这中间,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说完,老僧步履蹒跚地走出茶室,留洛慕一个人在屋里发呆。

(八)

洛慕陷入了更加深层的迷茫之中。

最近,洛慕开始变得疑神疑鬼。他总是感觉自己看到了紫雨,但就在他想要跑过去的时候,那个身影却突然消失了。洛慕越来越有这样的感觉。

而且,他还感觉,那个很像紫雨的身影旁边,似乎出现了另一个熟悉的影子。他一直想不起来是谁。

不论在餐厅、教室,还是图书馆,洛慕都会有这样的感觉,有时候轻轻一瞥,就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他尽量克制自己,让自己不去多想。洛慕坚信,如果紫雨再次出现,是一定会去找他的。

洛慕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紫雨的尝试,他知道希望已经十分渺茫了,但是只要还有一线希望,他就会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他哪里知道,他想见到的,不过是一场无情的悲剧。

那是一个初夏的傍晚。太阳的光辉一点一点地收敛,下沉,消失在地平线上,天空中的余晖依然闪烁着微弱的光。洛慕又一次来到小溪边,看着潺潺的流水流向远方。

此时,桃花已经谢了,原本满是红花的树上生出茂密的绿叶。小树林依然浸没在无边的静谧里,有万古不变的风景。洛慕信步走上那条小径,其实这里,他已经来了无数次了。

突然间,洛慕停下了脚步。他听见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小路的那一边飘来。

洛慕太熟悉这个声音了,每天他在梦里都会听到千百次的。可是,他并没有迈出脚步。

小路的尽头传来了另外一个声音,那是一个男生,很爽朗、很阳光的声音。

洛慕最终还是冲了过去,小路的尽头,花坛边,有两张熟悉的面孔——向阳,和紫雨。

他们看上去多么亲密。

紫雨躺在向阳怀里笑着,笑得很开心,向阳脸上也满是笑意,他看着紫雨,把她搂在怀里。

要是没有洛慕的出现,这一幕是那么唯美,唯美到让人不愿意打扰。

洛慕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那疼痛有如鞭子,深深地抽打在他的心上,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他感觉一切的具象意义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大脑一片空白,顷刻间失去了思维的能力,只得呆呆地站立在原地,像是一个冻僵的人。

紫雨像是有一种特别的直觉,她转过身来,用一种天真的目光看向身后的洛慕,仿佛她还是个少不经事的孩子。此时的紫雨,就像一张纯洁的白纸,让每一个看到的人觉得楚楚可怜,除了,洛慕。

洛慕终于回过神来,他冲到了向阳和紫雨面前。他用冰冷的语气说道:“你在做什么?”

向阳扭过头,刻意回避着洛慕的目光。紫雨抬起头,面无表情。

她笑了,仿佛是策划许久的计谋得逞,笑容浮现在紫雨的脸上:“洛慕,既然被你发现了,索性就摊开讲吧。我不过是和你玩玩,你居然真的相信了。”

“什么意思?我不明白。”洛慕强忍泪水,死死盯着紫雨的眼睛。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紫雨的语气丝毫不像在说笑。

“不可能,我不信。”洛慕摇头,“你一定有事瞒着我,是不是时空又出现了问题?紫雨,你告诉我。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我说过,如果你在七天中只出现一天,我就用剩下六天准备与你相见……”

“够了,别犯傻了!”紫雨轻蔑地笑了笑,“我实话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所谓的时空交错!你可真是好骗,我说什么,你就相信了。你看,你变得多听话呀。我告诉你我只会在星期四出现,你真的只在星期四才会找我。你相不相信,我对其他六个人也是这样说的?”

洛慕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洛慕,也就只有你会相信这样荒唐可笑的东西了。你是不是太理想了,是不是根本还是个无知的孩子?我套路你,随便编一些话来哄你,你就越陷越深,最后连世界观都改变了不是吗?别再一片痴心了,做个正常的人不好吗?”

“所以,你把我刷得团团转,自己却和其他男生在一起花前月下?”泪水顺着洛慕的脸颊流了下来。

“没错!既然你都发现了,梦也该醒了。我就和你明说吧,我已经不想和你在一起了。”紫雨转过身去,背对着洛慕,冷冷地说。

“为什么——为什么——”洛慕反复地念着。他不相信,但是眼前之景容不得他不相信。

终于,洛慕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他抬手擦擦脸上的泪痕,用尽全身力气喊道:“我会在你的世界里消失!”说完转身,飞奔,消失在这条林间小径的尽头。

……

“他不会再回来了。”紫雨幽幽地自言自语。

……

(连载中)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