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交织的时空(九、十)

608人浏览 / 1人评论

无可交织的时空(九、十)

(九)

洛慕坐在山边的工地上,将脸颊深深埋进手臂的怀抱,发出阵阵呜咽。

这里是学校里唯一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它远离喧嚣的人群,也远离幽静的小溪,唯一与之相伴的,是推土机的轰鸣和塔吊那天空中飘飘忽忽、投在地上的剪影。如果说小溪那边的风景是静谧的,那这里的景致就可以说是荒芜乃至凄厉了。它没有绿树,没有鲜花,也没有流水,只有黄土、机车和噪声。

洛慕哭得十分肆意,不论他如何哭,也不会有人发现。朋友们都找不到他,他也拒绝与任何人联系。他只会每天午夜,悄悄地溜进寝室之中,趁着室友熟睡之际偷偷洗漱。每天中午和傍晚,洛慕来到宿舍的楼下,拿起送达的外卖飞奔而去,躲在工地上默默地吃。他不敢在人群中停留,因为他不想面对同学们的目光,尤其是向阳和紫雨。

洛慕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可笑了。一位是他最好的兄弟,一位是他最爱的人,两个人双双背叛了他,将他耍得团团转。也许她从一开始就没有爱过自己吧?洛慕这样想着,他闭上双眼,久久不愿睁开。

……

就这样,时间过去了一个月。天气渐渐暖了起来,此时正是城市公园人气很旺的时候。

一个阴凉干燥的清晨,洛慕趁着宁静的校园尚未醒来,偷偷背起行囊离开了寝室。他没有惊动任何人,向那个“开满鲜花的公园”走去。既然已经没有了幻想,那这个世界上应该还有东西是值得怀念的吧。洛慕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何要去那个公园,作为和紫雨曾经的约定,那个公园似乎充满了魔力。他和紫雨阴差阳错,因为之后发生的种种事情,将当初的约定抛到了九霄云外。当初的约定,难道注定是无法履行的约定吗?

“我去了公园,算是了结了一桩心愿吧。”洛慕想。

他来到了那个曾经向往的公园。这里的大多数鲜花已经凋谢了,在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坪中,大大小小的帐篷星罗棋布。这里是城市居民前来度假的胜地。几个三四岁的小孩子正在草地上奔跑嬉戏,他们天真烂漫、无忧无虑,仿佛还不知道这个世上有一个叫伤心东西。有人在草地上踢着足球,还有人在风中吹起了竹笛,曲调是那首熟悉的《画心》。

“一阵风,一场梦,爱如生命般莫测,你的心到底被什么蛊惑?你的轮廓在黑夜之中淹没,看桃花开出怎样的结果。看着你抱着我,目光似月色寂寞,就让你在别人怀里快乐……”

歌声来自于竹笛不同的方向,飘飘悠悠,与笛声相得益彰,仿佛两个永远不可能相见的人心灵相通,凭借相通的心意合奏出这样一首歌曲。

洛慕站起身,看向歌声传来的方向。他觉得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千百次在他的梦里回响。

身后的树下,站着一个让他无法面对的人——紫雨。

紫雨身着粉色长裙,眼眶略红,倚在身后的树上,像是一个邻家小姑娘一般,让人爱慕又心疼。

洛慕的脸上没有愤怒的表情,似乎一切的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他缓缓走向紫雨所在的地方,低下头,用一种忧伤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他不能忘记的人。四目相对,他们都没有说一句话。

“为什么?”洛慕终于开口了,声音颤抖,好像一个饱经沧桑的人,满怀凄凉之意,“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一瞬间……”

“没有……”紫雨低下头,不去正视洛慕的目光。

“为什么?”洛慕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紫雨没有说话,她转过身去。就在她转身的一瞬间,洛慕看到她的粉色长裙上掉下一个黑色玻璃瓶。

紫雨连忙伸手想要去检,可是洛慕反应更快,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抓起那个诡异的黑色小瓶,牢牢握在手里不放。

紫雨的脸上浮现出了惊慌的神情。

洛慕缓缓将玻璃瓶拿到眼前,见到瓶子上面有三个显眼的字母——“LSD”。

洛慕的脸上多了一丝怒意,神情好像幡然醒悟,又痛彻心扉,“怪不得,我会看见你消失在我面前。曾经以为,那种感觉多么真实,没想到,竟然都是虚幻的妄想。”

眼泪不争气地从洛慕的脸上流了下来,这是他第一次在紫雨面前流泪。

曾经以为的眼见为实,原来都不是真的。那些曾经真实又梦幻的画面,那些曾经的点点滴滴,谁又知道哪些是真,哪些又是假呢?

洛慕怀疑自己根本没有过一场这样的相遇,那些跌宕起伏的记忆,不过一场大梦。

现在梦醒了,这个世界上也只剩寂寥了。

紫雨也是一场梦吗?

“洛慕,……”

洛慕转身离去,没有回头。

他已经不敢再相信了。

(十)

夜晚的星星像天空的眼睛,一闪一闪地照耀着灯火通明的大地。也只有在低纬度的天上,才能看到那早已消失的星空吧。银河边,天鹰座和天琴座隔岸相望,两个永远没有交集的星——牵牛星和织女星就这样挂在河岸边,像是人间的痴男怨女,苦苦等待心上的良人,却让等待变成永不兑现的约定。人间的故事总是那么柔肠百转,可是天上的星星却有亘古不变的幽情。那些动人的故事不过是凡人的附会而已吧?天若有情天亦老,星座用它广袤又深邃的目光,注视着大地上发生的悲欢离合、爱恨纠缠。

洛慕坐在山边的小路上,怔怔出神。那条小路就藏在宿舍楼一旁那荒芜的草丛里,可以看到过往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但是却从未被人注意过。也许荒芜就是世界的法则,它们不会要求贫瘠的土壤开出绚丽的花朵,没有人注意的地方却遍览时间所有的喧嚣与寂静。

“喂,在干嘛呢?”洛慕被背后的一个男声吓了一跳,站起身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人影从山边走了过来,那情景酷似恐怖片中的闹鬼场面。

人影走到近前,洛慕才看清,那是他曾经最好的兄弟——向阳。

向阳面带微笑,温和的看着面前的洛慕,似乎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从来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破坏他们的情义。

洛慕微微笑了,他并没有愤怒的情绪,那种微笑更像是自嘲,嘲笑自己的愚蠢和无知。他把目光从向阳身上移开,仰望头顶的天空,重新坐在了草丛里。

“别伤心了,洛慕。”向阳语气中充满安慰,像一个感同身受的人。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我伤心是我的事,与她无关,也与你无关。”洛慕冷冷地说道。

“你相信紫雨正在时空的某个地方,等你吗?”向阳的情绪没有任何波动,像是没有听到洛慕的话。

“够了,向阳。你们认为骗我骗得还不够吗?我是那么傻的人吗?知道自己被骗还相信这一套愚蠢的说辞,恐怕傻子也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吧?”洛慕面色冰冷,忽的起身向宿舍楼走去。

只听见向阳在后面大喊道:“我说的是真的。”

洛慕停下脚步,呆呆地站在原地,迟疑了。

向阳跑过来挡在洛慕身前,眉宇间充满前所未有的认真。

“你要是认为我已经不是你的好兄弟,那你可以选择不信。但是,有些话我是必须要说的,不说出来,我良心不安。她为了你付出这么多,你难道看不见吗?”

洛慕怔住了,他不知道向阳的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耐心地等他说下去。

向阳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想想就可以明白问题的关键,时空是一个多么复杂的秘密,让人知道了会是什么后果?如果她不这么做,待她完全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之后,你又将如何?必定是千方百计前去寻找她。你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但是她很清楚,她故意不告诉你,让我陪她演一出戏,只是为了骗过你!”

洛慕瞪大了眼睛,嘴角微微颤抖。

向阳拍了拍洛慕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洛慕,我告诉你这些只是为了让我自己心安。其实这些话说出口已经违背了我对紫雨的承诺,但是我不想看着你继续受着那种被欺骗的折磨了。洛慕,答应我,一个人好好地恢复正常生活,不要去想她了,好吗?”

洛慕哽咽得说不出话来,眼圈已经通红,那模样像极了做错事的孩子。

他擦擦眼泪,用力深呼吸了几口,努力平静却不能自持。洛慕开口了:“向阳,谢谢你告诉我。原本以为,一切都是虚妄的,我一直在自己做梦。现在我知道了,原来,我才是她的一场可望不可及的幻梦啊。”

洛慕抓住向阳的手臂,轻轻地问道:“告诉我,她在哪里?”

向阳摇了摇头,眼神中满是无可奈何:“我不知道……”

洛慕抱头痛哭起来。

……

(第一季完)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