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西门记

763人浏览 / 4人评论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敢赌咒发誓。可现在的人大多不相信了,为什么?因为他们不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再相信世间存在这样一个地方,存在过那样善良的人,发生过那样温暖的事。他们不会相信一个人因为偶然获得一段亲情的缘分。可纵使它真实,那又如何呢?这只是一段回忆,它只属于我,不属于其他人。说来惭愧,我都快要把它忘了,偶然想起,却又是那么美好。为了防止我忘了它,还是写下来比较好吧。

事情要从我很小的时候说起,有多小呢?小到我还不具备记事的能力。

很多人的童年是由爷爷奶奶陪伴的,因为爸爸妈妈大多较忙。可我不是。我的祖父在我出生之前就去世了,我不曾见过他一面。我爸爸是我祖母最小的孩子,故我出生后,祖母年事已高,无力再千里迢迢赶到南京来带我。那时候,我们家的生活非常困苦,妈妈生了我之后,爸爸便去了很远的地方读研究生。妈妈又要工作,又要带我。

我有一个坏毛病,就是每到晚上就哭,很大了还是如此。妈妈往往忙碌了一天之后,晚上又被我吵得睡不着觉,没过多久,就得了阑尾炎,病倒了。

我家的生活陷入了困境。

妈妈当时还在忙着考试,一个秋日的夜晚,疲惫地抱着我在溧水的街头散步,不知不觉,来到一条不为人知的小巷,小巷中有一家很小的店铺,店主是一个温柔的奶奶和一个和蔼的爷爷。“好可爱呀,这是谁家的小孩子?”奶奶问妈妈。我就这样,又有了爷爷奶奶,他们那时还很年轻,区别于我血缘关系的祖父祖母,我用溧水方言的“奈”和“涯涯”来称呼他们。

这一条巷子,名叫“小西门”,是我度过了生命中几年光阴的地方。

那两年我是如何度过的?我已不大清楚了,脑海中零零碎碎有一些片段浮现。

每天早上,奶奶叫醒睡梦中的我,帮我穿好衣裳,拉着我坐到小店里,对着隔壁喊:“小五子,来豆沙包子和一根油条。”小五子是一个约三十岁左右的人,和妻子一起经营着一家简陋的饭店,恰好就在奶奶小店的旁边。这个“饭店”,是一个像大排档一样的地方,店面不到二十平米,只容得下一间厨房,店门口摆了两张桌子,有客路过的时候,就来一碗馄饨面,没客的时候,就是小巷里的人们打牌聊天的地方。

奶奶的屋子就在小店的后面,那是老式的民居,有两层。就在小店的拐角处,是一家印刷厂,每天都有面包车络绎不绝往里赶。小巷的道路宽只三米,供一辆车通行,道路两边全是梧桐树。每当阳光明媚,小巷里充满了穿透树荫的光斑,我喜欢围着梧桐树转来转去,和每一棵树做我自己才懂的游戏。

那时候小西门没有小孩子,我也就缺少玩伴。奶奶总是搬一把椅子坐在小店门口,微笑着看着我,手中打着毛衣,等我玩累了,就从店里拿出些零食来塞到我手里。有时候,我的衣服撕了几个大口子,被奶奶发现了,奶奶也不责备,只是笑着脱下我的外衣,朝对面走过去,边走边喊:“张裁缝,请你补个衣服。”张裁缝笑着迎出来,然后对面的木门中,就响起了缝纫机的声音。

温和的阳光和印刷厂机器的轰鸣,以及奶奶那慈祥的目光,陪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白天。

每到晚上,我总是会哭,哭着要爸爸妈妈。爷爷就牵着我的手,带我在小巷中到处走动。小巷口有一个卖瓜子的摊位,每次走到这里,爷爷都会说:“抓点你们的瓜子吃吃哦。”然后抓上一把,喂我吃,我就会停止哭泣。此时的小巷,被昏暗的灯光笼罩,住在小巷的人家都点亮了灯。

小巷紧临宝塔寺,爷爷经常背着我爬上宝塔的高层,俯瞰溧水县城的大小街巷,我看到街上的摩托车小如蚂蚁,总会哈哈大笑。小巷的另一头住着一位老太太,是奶奶的母亲,每次奶奶带我前去,她总是坐在走廊上的火炉边,朝我微笑。

后来,爸爸进修回来,把我接了回去。

可我非常想念那个地方,想念小巷,想念爷爷奶奶。后来我上了幼儿园,每到双休日和寒暑假,我就一个人沿着小区的河边走到小巷,爷爷奶奶总是惊喜地喊:“冬冬来啦!冬冬来啦!”拿出小店里最好吃的东西,塞到我手上。有时见我满头“蓬草”来到小巷,奶奶就喊张裁缝,原来他不仅会补衣,还会剃头。有时候,爸爸妈妈工作很忙,在外学习,我依然会住在小巷里。

不过,我待在小巷的日子是越来越少了。

奶奶还时不时打几件毛衣送给我,我穿上奶奶打的毛衣,在幼儿园里显得与众不同。老师问我:“这毛衣是谁给你做的呀?”“我奶奶。”“是你那个小西门的奶奶吗?”“是的。”老师投来羡慕的目光。

不久后,舅舅(爷爷奶奶之子)上大学归来,还带回一个舅妈(我唤之“阿姨”)。阿姨出身富贵,见多识广,每至小巷,和阿姨聊天又成了乐趣。再后来,阿姨生了个小妹妹,奶奶总是抱着她,边说边笑:“第二个冬冬出来啦。”小店旁的印刷厂改成了托儿所,小巷迎来更多的小朋友,他们亲切地称呼奶奶为“小店奶奶”……这些都是后话了。

我不去小巷有一些时日了,有一天,听班里的同学说起,“小西门好像被拆牵了”,我心头一紧……

小巷变成了一片废墟,连同它的温馨美满、风土人情。

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安逸、美满、充满人情的小巷?有没有过一段非亲非故、不求金钱、呵护关爱的亲人缘分?世上的事就是这样,一个偶然的相遇,让我融入另一个温暖的家庭,了解另一种不同的家庭生活,弥补我童年的缺失。

假如没有那个鸡犬相闻的小巷,没有关爱呵护我的爷爷奶奶,可以有现在一样完整的我吗?

不会。

小西门如同一个梦境,它在偶然间进入我的生活,又突然间消失于城市化的滚滚车轮里。它变成我童年最美好的一段回忆,深深烙在我心里。

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这样的一个地方吗?

我不知道。

全部评论